模特的亲子鉴定,让准婆婆崩溃

时间:2022-01-22 02:12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酒客们:

这是一个新故事,看完如果喜欢的话给酒馆儿留朵花花鼓励吧。

往期链接:

35.未婚夫在狱中办画展,真相让人匪夷所思

36.消失的模特,找上我的准婆婆

37.未婚夫的出轨史,令我作呕

38.准婆婆的燕窝,买给小三吃

39.模特产检时,偷走我的孩子

40.产检途中,模特的秘密被我撞破

41.未婚夫出狱后,再遭算计

42.模特的一碗汤,害惨未婚夫

43.两个模特,联手用蚕豆粉害惨未婚夫

44.未婚夫的“痴情”,让我后怕

前情回顾:

陆冲咬咬牙道:“我不想再等了,而且,苏城活不久了!”

我一愣,什么意思?

“苏城他肾透析了这么久,医生说效果不是特别好,得申请移植才好。他已经卖了画廊筹钱了,但肾源哪那么容易找到,找不到肾源,他就得慢慢等死。”

陆冲说得异常平静。

模特的亲子鉴定,让准婆婆崩溃

我疑惑地看着陆冲,陆冲点点头再次肯定道:“苏城妈正忙着卖房子呢!”

天虽黑了,但时间尚早,我看了看手指上的戒指,低头笑了笑,轻声道:“我们出去走走吧!”

陆冲欣然应允。

我提出要去医院看苏城时,陆冲眼里掠过一丝失落。

我知道,这对他不公平,我刚戴上他的戒指就要去看另一个男人,着实不妥。

陆冲没有反对,眼里的失落也很快掩饰过去。

我们一起去了医院,一路上陆冲不时拿余光不经意偷瞄我一眼,我则低头摆弄着手指上的戒指。

这是一枚漂亮的钻戒,窗外华灯照耀下,那钻如暗夜里最亮的星星般漂亮。

到了地方,我要下车时,陆冲突然伸出手握住我戴着戒指的左手,紧紧捏了一下。

他的掌心绵软厚实,温润略有潮湿。

他看着我认真道:“你要做什么一定要告诉我,让我知道你的行踪。”

我点点头。

末了,他又喃喃道:“当年我没有陪着小洁找工作,她才…”

他满眼痛色,遗恨,懊悔,更是紧紧握着我的手不愿撒开了。

“那你就跟我一起去病房看苏城。”我提议道。

陆冲诧异地看了我一眼,没有犹豫,立马下了车。

他本没计划跟我一起去病房的,苏城妈早就骂骂咧咧,揪住陆冲说三道四,如今我戴着戒指去,更是要被苏城妈揪住不放了。

陆冲怕我难堪,准备在车里等我的。

见我主动提出叫他陪同,他又惊又喜。

我和陆冲一起上了楼。

推开病房门后,病床上的苏城吓了我一跳。

他本身肤色偏白,现下面部浮肿,整个人看起来有种虚白感。

看到我,苏城面露喜色,柔声唤道:“晓晓,晓晓你来看我了...”

他一眼看到我身后的陆冲时,喜色瞬间褪去,眼里流出不快来。

这时,苏城妈推门而入。

对方一看是我,先是一愣,继而大怒道:“你来干嘛?你留下阿敏害我儿子,现在是来证实一下的吗?我说阿敏怎么那么好心呢!她越照顾,我儿子身体越不见起色!”

我这才得知,阿敏已被苏城妈赶走了。

苏城妈嘴里骂骂咧咧,一盆又一盆的脏水往阿敏身上泼着。说阿敏同我联手谋害苏城。

她拉扯着我,又翻看着我的包,嘴里大声道:“今天又来想干嘛?看我儿子到哪一步了?再送他一程?”

我不耐烦地推开她。

她一把拉住我的手,然后一滞,接着握着我的手腕,把我的左手高高举起,瞪大了眼盯着我的手看。

她两眼死死盯着我手指上的那枚戒指,然后大叫道:“好呀!原来是有男人了!跑来炫耀来了!这是真的还是假的?这么大一个钻,得值不少钱吧?”

一旁的陆冲用力拉开苏城妈握着我手腕的手,挡在我身前,不许苏城妈近前。

一直躺在床上不说话的苏城,费力地爬坐起来,目光在陆冲和我身上来回流转,神色复杂。

“妈,阿敏在这根本就没做什么,你别闹了。白晓来看我就行了!”苏城虚弱道。

苏城妈不依不饶,冲我道:“白晓!你找人合伙害我儿子就算了,你不能再把我孙子送给别人做儿子!尤其是送给害我儿子的人!”

提到孩子,苏城不再多言,默默地看着她,任由她纠缠起了陆冲。

陆冲意欲辩解,我拉开他,拿出手机。

我点开一段录音,递到苏城妈面前道:“你好好听听!到底是谁害了你儿子!你自己养虎为患,还赖别人!”

录音里,正是阿嫚承认自己用了蚕豆粉。

苏城妈震惊不已,全身微颤道:“不可能的,她怀了我家的孩子,怎么可能这么做呢!我伺候她吃喝,供她零用这么久…”

我冷笑一声,开口道:“怀你家孩子跟害苏城是两码事吧!我怀了苏城的孩子,他不也照样希望我死在那座山里么!”

病床的苏城满脸愤怒,带着哭腔道:“妈,你害惨我了!阿嫚怀孕时又没来找你,你主动去找她,又收留了她。人家一个小姑娘,你要不去找她,说不定她自己就悄悄把孩子打了,哪来那么多事!你非把她接来跟你一起住,不是给她机会向我下手吗!”

苏城妈脸色煞白,哆嗦着嘴唇问道:“阿嫚她前两天还来找我呢,跟我要了点钱,说给孩子准备小衣服什么的…”

“她现在去哪了?”我问道。

“应该在家吧?”

说着,苏城妈拿起手机,颤着手拨了出去,很快,电话接通。

苏城妈先小心翼翼问道:“阿嫚,你在哪啊?”

又问道:“阿嫚,孩子衣服买了吗?你预产期快到了吧,我明天回去陪着你,好不好?”

苏城妈极力压制住内心奔腾的某种情绪,小心翼翼地说着话。

此刻,她挂念的仍是阿嫚肚子里的那个孩子。

阿嫚语气平淡道:“好,明天你再给点钱,我去给自己买点东西。”

苏城听到,愤怒在床上叫道:“你这条毒蛇!白眼狼!我妈对你这么好你还来害我!”

苏城妈连忙捂了手机,对这苏城摇头道:“她怀着你的孩子呢…”

电话那边的阿嫚听到苏城的叫骂,冷笑一声,什么也没说就挂掉了电话。

再拨打时,已经无人接听了。

苏城妈手足无措地站立在原地,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。

苏城则冲我招招手,示意我上前。

苏城伸手想拉我手,指尖触到我手指上的钻戒时立马缩了回去。

他目光落在钻戒上,幽幽道:“我知道陆冲是好人,他会对你好,也会对咱儿子好的…”

他还想说下去时,我打断他。

然后弯下腰,凑到他面前,低声问道:“告诉我,江眉当年为何愿意跟你一起入山,按说,你去就行了,她何必要上门沾上人命?还有,她现在为何要花钱买你的命?苏城,我已不是当年的白晓,善心是不会随便发的!”

苏城怔怔地瞧着我。

我直起身子,挽着陆冲的胳膊走出了病房。

过了几日,再去看苏城时,他告诉我一件事。

苏城说,阿敏被江眉赶走后,他曾去质问过江眉,为何那样对待阿敏?

江眉当时念叨过一句:“她怎么还活着?怎么还逃出来了呢?”

苏城再细问,江眉已闭嘴不言。

后来在狱中,苏城凭着记忆画下阿敏腰上的纹身,那些画都会被江眉买走。

苏城还说,他妈没有赶走阿敏,是因为他在他妈面前说了情。苏城他想从阿敏嘴里问出点事,同时还想再仔细看一看阿敏的纹身。

说到这,苏城低声道:“阿敏在医院时,她隔三差五过来,这几天阿敏不在了,她也不来了。白晓,你应该先去找阿敏…”

我闻言大惊,连忙拨打阿敏的电话,却提示已关机。

我吃惊地瞪着苏城。

我愤怒地出了病房,去阿敏所住的地方找她。

还是没有找到。

邻居说,阿敏住在医院做护工后,吃住在医院,为了省钱早就把房子退了。

我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。

一番辗转,我又回到苏城病房。

科室护士证明,苏城妈跟阿敏吵了一架,之后阿敏就收拾一番离开了。

病房里,苏城默默地看着我。

他眼里透着精光,从头到尾他也没有完全信任我,怕我不救他,特地拿阿敏来同我交易。

许久,苏城缓缓道:“江眉要杀我,也要杀她。白晓,只要我活着,江眉就会来缠着我,你就能找到真相,也能找到阿敏。白晓,求你了,救我一次,我会报答你的…”

我走出病房,步履摇晃,门外的陆冲从身后扶住我。

我扭头看着陆冲,缓声道:“陆冲,我以为逃出了那座山,就是逃出来地狱,根本没有…”

陆冲眼里满是心疼,在我耳边咬牙道:“地狱不是那座山,而是那些披着人皮的鬼魅,鬼魅在,地狱就在。别怕,我陪你赶鬼!”

同时,我们也在找阿敏。

听说阿信得了皮肤癌,散发的,但医生已不愿为他开刀,说他动刀次数太多,动了刀口也长不好,影响术后恢复。

我看到了苏城妈,她竟然每日抽空定时来守在阿信病房外,徘徊着,等待着。

我上前告诉她,阿嫚快生了,应该去产科等着。

听完后,苏城妈立马去了产科。

阿嫚竟然真的被苏城妈找到了。

苏城妈在产科挨个病房地找着,终于推开一扇门时,见到了阿嫚!

房间里除了阿嫚,还有其他人,和一个正在啼哭的婴孩。

阿嫚坐在床上冷漠地看着床边的众人,接过面前一个妇人递来的一张银行卡。

那妇人抱起孩子,左瞧右看,嘴里嘀咕道:“医生检查就会吓人,我看这孩子长得挺好啊!”

众人见到苏城妈,都齐刷刷地看着她。

苏城妈两眼放光地盯着那孩子,上前伸手欲抱孩子,嘴里道:“我孙子给我看看!”

抱着孩子的妇人尖叫道:“哟!你谁啊!哎呀,有人抢孩子啦!”

众人把苏城妈打了出去。

那妇人在门里叫骂道:“这是我的孙子!我们可是带着亲子鉴定报告来领孩子的!”

妇人抱着孩子离去,苏城妈从病房一直追到楼下,又追着那车跑了好远,最终还是看着孩子被人带走了。

我和陆冲推门进去。

阿嫚冷冷地看着陆冲,恨恨道:“你来干嘛?看你的儿子吗?也想来抢孩子吗?”

陆冲摇头道:“我跟你怎么可能…”

我伸手扶住陆冲的胳膊,钻戒明晃晃地展现出来。

阿嫚盯着钻戒愣了一秒,喃喃道:“你跟她好了?你跟我不可能,跟她有可能对吗?她生了别人的儿子你都要,我一个姑娘家的你却不要…”

我问阿嫚:“江眉呢?她买苏城的命,有没有说还想买别的,比如阿敏?”

阿嫚闭口不言。

正说着,苏城妈闯了进来。

她喘着粗气,问阿嫚:“刚那人是谁?为什么带走我的孙子?”

阿嫚冷笑道:“孩子亲爸,来接孩子了!”

苏城妈怔住了,过了好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,嚎叫了一声,便扑上前要打阿嫚。

陆冲一把拦腰抱住苏城妈。

阿嫚半躺在床上继续道:“我承认跟你儿子睡过,但从来没说一句这孩子是你儿子的,从头到尾,都是你自己在一厢情愿!”

苏城妈气愤极了,全身肉微微颤着,说道:“那你把钱还给我!”

“什么钱?你拿钱给我了?证据呢?”

苏城妈不会用手机转账,一直都是拿现金给阿嫚的,哪来的证据呢!

抱走孩子的妇人是带着亲子鉴定报告来的,说明阿嫚几日前就生下了孩子。阿嫚根本就是知道孩子是谁的。

一想到自己被骗,现在孩子没了,钱也要不回来,苏城妈恨不得撕了阿嫚。

一阵痛骂后,苏城妈两眼一翻倒在了地上。

陆冲连忙叫来医生护士,手忙脚乱地把苏城妈抬到了治疗室里。

我在病房外看着,一阵忙乱,门里,我听到阿嫚打电话的声音。

“孩子没毛病,已经被接走了。你把余款打过来,今天就要!”阿嫚声音不大,却咬字又准又狠。

我立马意识到,她是打给江眉的!

酒馆儿:

今天酒馆儿这边小雨,早上送完小酒儿,美美睡了一觉。

我如约来了。

晚安了,亲爱的。

标签:

友情链接():